Archive for 七月, 2016

偶遇江边钓鱼人心得体会

忙碌过后,闲暇之余,徒步江边,有情致与心情,赏一湖三岛之美景。芳草萋萋,大江东流,碧水连天,曲径通幽。江岛之美虽琢于人工,但,绿树成荫,错落有致,依江势而曲缓,便有天成自然之感觉。七月盛夏,来江边纳凉、休闲娱乐的人很多,三五一群,支起帐篷,烧烤聚餐,喝酒聊天一湖三岛成为市民度假好去处。

信步江畔,看到一钓鱼人,把不锈钢垂钓台延伸于水中有两米之多,悠闲座于钓台之上,潇洒地挥杆垂钓。从他精致钓台和鱼竿,看得出是一位热衷于垂钓和舍得投资之人。与之闲聊得知,老赵年过六十,退休赋闲,子女立业,生活清闲,不恋牌桌酒肉,与垂钓为乐,真让人羡慕不已。人过六十,古人称顺耳之年,离开单位,告别工作,从社会角色为主,转为以家庭角色为主,按照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,无拘无束、潇洒自如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真是人生最大的快乐。话虽如此,但做到却很难,有人把退休时光,消磨于麻将、棋牌、酒桌之上,终日云山雾罩,吹牛侃大山;有人到退休年龄,不顾身体透支为金钱而奔波忙碌;有的人还没等到退休年龄便疾病缠身。老赵收入不丰,但对钓具舍得投入。他言好装备,不仅挥杆顺畅自如,得心应手,还能比别人多钓鱼、钓大鱼,最重要还在心态上得到满足与自豪。老赵能舍得,而又放下,重在心态,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。钓鱼之人,海纳百川。我为他点赞!

在返单位路上,我被老赵精致钓鱼设备和熟练钓鱼动作所折服,人过六十,国家规定退休,应该享受天伦之乐,身体健康,生活才会有质量,身体健康,生命才会延长。当下,流行观点:聪明的人,老玩、老乐、老豁达、老幽默;呆傻之人,老急、老气、老郁闷、老加班,哲理很深刻。

善钓者谋趣,不善钓者谋鱼 钓鱼历险记_散文

远水晴天托紫云

细雨青烟静出尘

尽享水中醉人梦

垂钓晚归踏歌行。

——题记

在乡镇工作时,每听说什么地方有生态鱼塘,即邀上一、二好友,带上钓具兴冲冲赶去,即使“颗粒无收”,也顿感欣慰。“善钓者谋趣,不善钓者谋鱼”,垂钓的目的不在于垂钓,而在于修身养性,陶冶情操,减缓一下生活的快节奏给人带来的精神压力。远离城市的喧哗,抛弃世俗的名利,带回的却是淡泊豁达的胸襟。

且说利剑调到城里上班,一晃已数个年头,其间耳闻目睹的尽是城市的喧嚣,工作的纷扰,世俗的东西总会在无意间搅乱心怀。每每回忆起乡下的闲情岁月,特别是在乡下野外垂钓的情趣,都不胜感慨,不胜唏嘘,好想去回味一下那种即使在梦中都难以忘却的景象。

有了这种念头,利剑立即行动起来。

周六清晨,由于昨晚淅淅沥沥下了大半夜的小雨,天气格外凉爽,这样的天气不仅可以享受垂钓带来的乐趣,还可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,真是其乐无穷。

利剑带上渔具,驱车出城。车子远离了城区,一路狂奔,亦如放飞的心情!三十多分钟,车子拐进河边一条土路,极坎坷,还尽是胳膊肘弯儿。几年没来过这个地方了,路况还是和以前一样,车开起来一蹦三摇,车子底盘磨擦地面的声音不时传入利剑耳中,利剑开车开得心都疼了。

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,四下张望,发现身处一个林木葱茏、波光粼粼的河畔。河旁歪歪扭扭地挺起差参不齐的麻柳树,遒劲的树枝,托着忽聚忽散的白云,湖面上偶尔有几只水鸟低空盘旋。身后的灌木丛中,一缕无名野花的芳馨幽幽地飘来,凝脂般的气息,让人越闻越觉得心旷神怡。

这里被人们称为“回水沱”,是由于一段岩石突兀地伸向河中,迫使河水改变了方向,水流不得不在这里徘徊回旋,就好像脱缰的野马被圈在圈里,扬颈长嘶也无法奋蹄疾奔。听老人们说,即使是遇到特大干旱的年代,这里的河水也是深不见底,从没干枯过,倒给人们抗旱保苗创造了便利条件。河水经过这里都打着漩涡,涨水季节,水流不但湍急,河里的漩涡还会发出“嘶嘶”的啸叫,令人不寒而栗。据说解放以后这里溺水死亡的人不下十五个,这又给“回水沱”增加了不少恐怖气氛。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气氛,这里才人迹罕至,才树木葱郁,生机盎然,鸟语花香,鱼儿成群。

利剑是无神论者,这样的环境别说还特适合喜欢“静”的利剑。虽然垂钓的乐趣在于一个”静”字,可这一次的垂钓却“静”的利剑胆战心惊、汗毛倒竖、冷汗直流,继而手脚发软,大气长出……

钓鱼最大的快乐不是“得鱼”,而是“垂钓”。当利剑把鱼饵挂上钩,并甩向河面,利剑的心、利剑的希望,也似乎就那么“嗖”的一声,飞往几米外的水中。利剑然后慢慢将鱼竿插在岸边,半躺半卧地闭目养神,纵目碧水。此刻利剑虽然看似心不在鱼,却要保持高度的敏锐,一点点风吹草动、浮漂颤抖的动静都得注意。半个小时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了,突然,浮漂急速划动,并一下没入水中,鱼竿也被拉的左摇右晃。利剑赶紧飞身而起,抓住鱼竿往回收线,上钩了,还不小呢,从鱼竿弯曲的程度,利剑估计此条鱼至少在两斤以上。这时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,你想啊,利剑很久没钓过鱼了,一下又是这么大的一条大鱼,你说心情是紧张还是激动!不过话说回来,当时还真不容你考虑那么多,想的是怎样鱼儿才不会逃脱。利剑双手握着鱼竿,慢慢把鱼拉向岸边。尤其到了岸边,更要特别小心,否则功亏一篑。几经搏斗,鱼儿终于露出了水面,当鱼了儿出水时真是漂亮极了,只见一尾金梭拍打着水面,在阳光下闪闪生辉,哇……居然是一条一尺多长的大鲤鱼!利剑左手抓着鱼竿,右手拿起鱼篓,一下就把这条鲤鱼网进了鱼篓里面。利剑将鱼放好后,立即把鱼饵挂上钩,并甩向河面。

可能是因为刚才与鲤鱼剧烈搏斗惊动了水族的朋友们,十多分钟了居然还没有咬钩的,利剑不免“心猿意马”起来。

利剑半躺在帆布椅上,欣赏着远山碧水,眺望河面的一线浮漂,几乎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。尘世的喧嚣顷刻规避,心里的忧烦顿然消失。正象朱自清先生在他的美文《荷塘月色》里描述的那样:“这时的你什么都可以想,也什么都可以不想,便觉是个自由的人。”那种畅快惬意的满足感油然而生。可造化老是捉弄人,就在利剑顿觉胸怀开阔、心旷神怡,并且身在其中,倍感生活的美好和无穷乐趣的时候,鱼竿却不合时宜的剧烈摆动了起来。鱼竿摆动的声音惊散了利剑的诗情画意,利剑不得不起身,而且是一惊而起,抓着鱼竿就往上拖。“大鱼”!利剑脑海里首先想到的就是比前一条还大的鲤鱼,所以抓着鱼竿的手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,这时的心肯定是激动的“咚咚”直跳,血压没220起码都达到了180!一秒、十秒、五十秒……奇怪,真的很奇怪,刚才还和利剑殊死搏斗的对手突然没了挣扎的迹象,可利剑手里的鱼竿还如弓一样的弯曲着。就这样僵持着,一分钟,两分钟,至少过了五分钟,利剑才感觉水里的鱼慢慢地被拖向岸边。利剑大气都不敢出,缓缓的拉,慢慢的拖,柔柔的扯,好不容易才……即将把鱼拖出水面。利剑感到很纳闷,根据手感,水下的鱼至少在五斤以上,可为什么在水下就没有挣扎呢。纳闷归纳闷,还得照样把鱼儿拖上岸来。在利剑艰苦不懈的努力下,终于一抹淡黄的色彩映入眼帘,利剑仔细一看,大吃一惊,惊得利剑差点三魂渺渺进入枉死城中,七魄荡荡赶赴阎罗殿上,当真个是丧魂失魄,魂不附体,魂飞魄散,背上冷汗“唰……”就下来了。第一个念头就是抛掉鱼竿发足狂奔而去,利剑手一松,差点……可这鱼竿可不是一般的鱼竿呀,是朋友去山东考察的时候给利剑带回来的,还是美国进口的,据说价值300多美元。鱼竿的价值姑且不说,可朋友的情谊是不能够抛掉的。第二个念头就是报警,利剑左手抓着鱼竿,右手摸出手机,颤抖着拨号,还真是见鬼了,居然没信号!

这下就是考验利剑胆量的时候了,要是能够熬过这一关,以后利剑就有得和朋友吹嘘的本钱了。管他的,一不做二不休,利剑把生死置之度外,屏着呼吸,继续往上拉,出来了……,说时迟,那时快,一只白森森的手掌露出了水面,接着露出水面的是一只胳膊,准确的说是一只女性的胳膊,被水一泡,不但没变得白的吓人,而且还感觉皮肤有点发黄。最后头部在利剑“咚咚”的心跳中露了出来,利剑定睛一看,大吃一惊,这一惊,惊得利剑的心儿在8888米的珠峰瞬间沉到了南太平洋的海底,紧绷的神经“唰……”一下就松弛了下了——原来是一具塑料模特的“尸体”,而且还是一具只有一只胳膊的塑料模特的“尸体”。不要说鱼了,就是鱼钩也不知去向,只是坠子带着鱼线在模特的手掌处绕了几圈,还打了个结。利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任塑料模特靠在岸边,脚软手颤的把鱼竿插在岸边,一下就躺在了地下。利剑足足在地上躺了半个小时,才慢慢的把呼吸调匀。这下,垂钓的乐趣一下子飞到爪哇国去了,只得急急忙忙收拾起钓具打道回府。

今天的垂钓虽然是在意料之中开头又在意料之外结尾,也比历次钓鱼让利剑倍感疲惫,但钓鱼确实是在释放着自己的心情,让利剑忘却了烦恼,认识更多自然的魅力。特别是回家的路上,看着农民骑着摩托,带着老婆、孩子,在利剑前面的泥路上行驶,这个时候,钓鱼时遇到的超恐怖印象也就一驱而散了,留下的只是一串快乐的笑声,飘荡在这灿烂的天空下,同时也飘荡在利剑开阔的心中。

编后:

其实,钩鱼是一项练心练志的活动。李白说: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。钓鱼它能让你从容面对挫折,欣然接受辉煌,心如止水,却又心潮澎湃,动静间方显英雄本色。所以,利剑敬请朋友们没事去钓钓鱼,虽然不一定就有和利剑一样的奇遇,但收获与利剑相比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