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ka one one

Posts Tagged ‘ 渔人

渔人与鸬鹚总是太凄美

渔人与鸬鹚
这样的情节,总是太凄美;但这样的事情,依旧还在发生。
江枫渔火,蓑衣竹排。在久远的印象中,鸬鹚是矫健敏锐、富于活力的。我们往往会惊叹于它深潜水底、高效敏捷的捕鱼技巧,同时也会从它被主人勒住脖子、吐出鱼儿的模样中感到它们的无奈与可怜——始终是吃不饱的饥饿状态。
这样的场景,人类的精明体现无疑,动物的天性被人为利用起来。在捕鱼人眼里,鸬鹚只是捕鱼的工具,它的地位与渔船、渔网无异。渔人重视鸬鹚,也仅因为它们能够带来利益。插一句话:在很早以前,鸬鹚数量的多少是与渔夫的身份地位挂钩的,旧时水上人家男婚女嫁,考量对方家境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鸬鹚的多少。
但,鸬鹚毕竟是动物,是要吃食的。现在随着鱼数量的减少,养了十几年的老鸬鹚往往很难再捕到鱼,主人就不得不考虑它的喂食成本了。由于饥饿,鸬鹚日渐消瘦,头部开始浮肿起来。
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终究发生了。月亮上梢时分,渔人抓起鸬鹚,拿着烈酒、气灯上路了。在一处空旷地方,在挖好的土坑旁,点亮气灯,照亮了鸬鹚回天国的路。接着,渔人用手掰开鸬鹚的嘴巴,就像以前从这张嘴巴里抠鱼儿出来一样,只是这次是倒酒进去。鸬鹚的反抗毫无作用,扑腾几下,脖子一歪,栽倒在地。在昏黄的灯火下,渔人在鸬鹚的身体上掩上一层薄沙。
很长时间里,我一直不明白其中的道理:渔人因考虑成本而决定不再喂养年老的鸬鹚,为什么不选择放弃,让鸬鹚回归自然,在自然中慢慢老去、死亡?
后来,千方百计寻到了其中的缘由,让我觉得更加悲凉:放生的鸬鹚虽然老,但是回归到水里,还是会与人类抢夺有限的鱼资源,为了不被夺食,也只能灌酒送它西去。
鸬鹚,忙碌一生,终不能饱餐一顿;渔人,终究不肯给予鸬鹚真正的回报,哪怕只是在它老去的最后时光。
人对动物是如此,人与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