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ka one one

Posts Tagged ‘ 糗鱼

钓鱼人的吹嘘有三大共同特点

1.凡是没有钓上来,鱼都是大的,说多大就有多大,反正别人没看到。
2.钓上来的渔获总是夸大几倍。
3.如果别人也钓到同样大的鱼,看着还是自己钓的漂亮自己钓的大。
吹归吹,其实钓鱼人喜欢垂钓,更多的是享受中鱼带来的快感。
一日,朋友一起闲聊,说附近有一黑坑,明天放混养鲫鱼、鲤鱼、青鱼、草鱼3000斤,收费100元,朋友特意说老板还准备放几条十几二十斤的青鱼与鲤鱼。几个朋友一拍即合,准备第二天去玩一把。定好了心里还嘀咕:这个老板放的鱼够吗?哎,不管了回家准备线组饵料,应对明天的战争。
凌晨4点多钟,睡的迷迷糊糊的接到钓友小斌的电话:
“起床了没有?抓紧时间去,晚没有好地方了!我和明亮马上到四环了,我们在四环立交桥下面等你。”
哎呀我去,赶紧起床收拾装备,携带准备好的钓具,出发!此时感觉等待电梯的时间都非常的漫长。下楼、上车,一路疾驰到伙计约好的地点。到达约好的地方,看到他们已经早早的等着,打了个招呼,继续疾驰奔赴钓点。到达钓点,发现竟然还有比我们更早到达的钓友。
此时天还未亮,晨风拂面,空气清新。地上的青草还有些湿润,草中的鸣虫发出清脆的叫声,在一片宁静中显得格外嘹亮。由于不需要抽号,大家各自找到自己钟爱的钓位。一瞬间突然觉得,我们钓鱼人真的很敬业!
选好自己的钓点,收拾装备等待开杆。开钓不多久,中鱼、上鱼、抄鱼入护,一切都在控制当中。好鱼情持续到7点左右,进入糗鱼状态。此时听到小斌一阵惊呼:
“哎呀,中鱼了,好大一条,快来帮忙!”
一句“快来”还没有落音,就听到切钩鱼跑了。我说他一定又是在嘚瑟引起大家关注。谁知小斌不服,走到我跟前,晃了晃一个钩上挂着的一片鱼鳞,然后这家伙拿起这片鱼鳞高高举着,对着明亮说:
“看到没有,这么大的鱼鳞,钓着过没有?”
小斌的举动挺滑稽的,看看他手里的鱼鳞,好象在举着一面胜利的旗帜。还真别说,鱼鳞的确不小,有一块钱硬币那么大,应该是塘主放的大青鱼的鳞片。看来这家伙真的没有吹,果然碰到老板投放的大物了。后来提起这件事情,此鱼果然被他神话了,说鱼鳞最少有两个一元硬币大小,后来就越说越没边了。大家都在笑小斌又在吹,小斌每次都辩解说:
“可惜我没把那鱼鳞保留起来,要是有那鱼鳞在,看你们谁还敢说我吹牛?!”
中午时分,鱼一直处于停口状态,这个时候肯定是钓不到鱼,准备吃饭的时候,小斌、明亮同时提议一起去溜达一圈,看看别人钓得怎么样。走到对岸一个钓友旁边,看到这位“钓鱼大师”家伙挺齐全,说话也很风趣。问他钓了多少,可人家不说钓了多少,只说试了好几种饵料,这半天把能试的鱼饵都试了一遍。他打趣的问我们知不知道“丸九”:
“我从丸一开始试,把“丸九”饵料都用上了,一直试到“完蛋”,愣是一条没钓到!”
他那唉声叹气的样子,引得我们哈哈大笑。单从这人的说话里,大家基本就可以了解钓鱼人是怎么善于吹牛了吧。
还有一次,我们几个人去附近的一个水库钓鱼。这一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是没有鱼咬钩,完全和扔在水缸里没有什么区别,整个水库几乎没有钓上鱼来的。这时候,听到明亮给他的朋友打电话,问钓的怎么样。挂断电话,明亮说朋友那边还可以,已经钓了不少了。征求小斌和我的意见,说看来那边情况不错,要不也去那里爽一下。反正在这儿也钓不着鱼,我们三个一合计,不如就走一趟,看看那哥们儿上了多少。于是风风火火的朝那边赶去。
赶到之后,那哥们儿看到我们去了,嘴张得老大惊讶的不行。一看这人原来鱼护还没有下水,也是一条没有的空军状态,明亮不高兴了,说:
“你这家伙净忽悠人啊!我们跑了这么远的路,结果你一条没钓着,还吹的挺大,说钓了多少多少,让我们都跑来了,结果你也是个空军。”
那哥们也很无奈:
“我说你们就信啊?再说了平时你不也经常忽悠我吗?”
没办法,既来之则安之,我们三个人收拾家伙试试情况吧。不出所料,这次我们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,总算是尝到吹牛的苦头了。
说到底,钓鱼人的无中生有,无非是寻开心逗乐子。大家聚在一起,不可能整天闷头一声不吭的钓鱼,说说笑笑,也就乐在其中了。钓鱼人世界的吹牛,跟工作生活里的吹牛完全不是一码事,谁都不会因此被大家厌恶的。互相之间吹得多了,只要没亲眼见到的,也就嘻嘻哈哈一笑了之了。

聪明的钓鱼人,为钓鱼,与天斗,不惧严寒酷暑。与地斗,不惧山高路远。与人斗,三十六计,计计精彩。